012彩票

  • <tt class='tlJykMlA'></tt>
  • <thead class='94K7Lauipx'><option class='9cNvbSu7LJ'></option></thead>

    <em class='jepytdnyfeW3'><b class='oR1Ys12nk'><td class='6rzzLTN'></td></b></em>

  • <dl class='Td0EmkF'><b class='qoWhaibfJ9'></b></dl>

  • <span class='lS1G'></span>

    “高薪挖人”大潮:谁来培养年轻科研苗子

    2018-07-26 13:23 0

            作为我国农业科研“国家队”,中国农业科学院在其60岁生日到来之际,只启动了一项№和“人”有关的一资助工程,还是№和年轻人有关,名曰“青年人才工程” 。

      前不 久,这个工程的一总体目标对外公布:计划到2030年,中国农科院45岁以下的一青年人才总规模力 争达到4750人左右,持续稳定在科技人才总量的一2/3,其中优秀青年人才总量达到570人左右 。

      在新一轮科技革命№和产业革命大潮来袭的一大背景下,作为科技创新的一核心要素——人才,成了各方争先抢夺的一对象 。这种抢夺,小到各个高校、科研院所乃至高科技企业,大到全球各国之间,都时有发生 。毕竟,领先科技出现在哪里,尖端人才流向哪里,发展的一制高点№和经济的一竞争力 就转向哪里 。

      相形之下,中国农科院提出的一这个目标似乎并没有那么宏伟,所砸入的一资金也并非天文数字 。但这一举动,却引发一个新思考:在如今这个高薪挖人成风的一年代,还有多少地方愿意“舍近求远”来踏踏实实地“培养”年轻人,又●有多少地方敢于向束缚人才发展的一体制机制障碍“开刀”,给年轻的一科研苗子一个阳光雨露充分的一生长空间?

      新一轮的一“高薪挖人”大潮,不 仅挖“树”还挖“苗”

      在中国农科院前不 久举行的一一次人才工作会议上    ,农业部党组成员、人事劳动司司长毕美家再次讲起那个全球知名的一创新案例——以色列农业科技崛起 。

      以色列是一个水№和耕地资源都极其匮乏的一国家,可耕地面积仅占国土面积的一20%,其中一多半还需要提水灌溉 。但就是这样一个国家,以不 足全国总人口5%的一农民养活了全体国民,还向世界上    60多个国家出口农产品 。

      “这不 得不 说是一个奇迹 。靠的一是什么?就是农业的一科技创新 。早在上    世纪80年代,以色列科技进步对农业增长的一贡献率就高达96%,位居世界第一 。”毕美家说 。

      相比之下,我国农业原始创新能力 №和关键领域核心技术,仍是一块短板 。农业部党组成员、中国农业科学院院长唐华俊说,这就要求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重视№和依靠人才,增强人才引领创新发展的一内生动力  。

      这种“重视”从某种意义上    来说,也是一种外部倒逼 。

      从全球来看,不 少国家纷纷通过立法修法、调整政策、放宽国籍№和移民门槛、提供巨额经费支持等,加大吸引留置优秀人才力 度 。

      比如,美国把人才列为比美元、军事更加重要的一国家核心战略,推出《竞争力 法案》,发布国家创新战略,通过实施移民新政等举措,抢占人才竞争的一制高点;欧盟公布“2020年的一欧洲战略”,把未来经济发展重点放在以知识№和创新为主的一智能经济上    ……

      在列举一些国家的一举措之后,唐华俊说,发达国家对高层次创新人才全球争夺呈现出阶段前移№和本土化的一趋势,人才竞争不 但要挖“树”,而且还要挖“苗”,海外引智引才的一压力 日渐增大 。

      相应地,国内的一人才竞争也不 可小觑 。他说,高校系统近两年实施的一“双一流”战略,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“高薪挖人”的一风潮,这种现象已经在一定程度上    影响了一些科研院所人才队伍的一稳定与发展 。

      在中国农科院的一人才工作会上    ,唐华俊仅给出几组数字来总结成绩,却用8个段落的一“大篇幅”来谈“差距与不 足” 。他说,要清醒看到,与“三农”发展重大需求相比,与农业科研国家队地位№和科技创新工程任务目标相比,农科院人才工作还存在较大差距 。

     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、大树底下不 长草的一问题浮出水面

      唐华俊告诉记者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中国农科院组织专门力 量对中科院、中国农业大学(分数线,专业设置)、浙江大学(分数线,专业设置)等8家院外单位№和23家院属研究所进行专题调研,还通过文献查询、出国培训等渠道,了解美国农业研究局、法国农业科学院、俄罗斯科学院、印度农业科学院等科研机构人才队伍建设情况 。

      目的一只有一个:通过对比分析,查找差距与不 足 。面对媒体,唐华俊并不 回避这些差距№和不 足,他将问题一一摆了出来——

      过去4年,中国农科院实施了一项名为“青年英才计划”的一工程,但在调研中唐华俊发现,在这个工程中已经备案的一青年英才,竟有22%未曾到岗,也有8%到岗后离职 。还有一些科学家过于看重自身的一学术权威,不 注重后续青年人才的一培养,担心“教会徒弟饿死师傅”,甚至出现“大树底下不 长草”、很好的一科研基础却无人接班的一局面 。

      相应地,青年领军人才匮乏、人才队伍结构不 合理的一问题不 容乐观 。唐华俊说,在中国农科院,两院院士平均年龄73岁,正高级职称人员平均年龄50岁,创新团队首席平均年龄52岁,到“十四五”末,该院有近三分之二的一团队首席将到达退休年龄 。

      另一方面,该院40岁以下的一团队首席仅占7%,而35岁以下青年人才也仅占全员人才队伍的一35%,比另一家国字头的一科研院所少14个百分点——农业科研青年后备力 量不 足,一些重点学科领域№和方向存在人才青黄不 接的一隐患 。

      在唐华俊看来,把问题摆出来,也是希望以此来倒逼束缚人才发展的一体制机制障碍的一破除,以更大的一魄力 №和勇气为青年科学家培育更好的一生存№和发展环境 。

      当下一个令他十分头疼的一问题就是,科研人员创新活力 不 足,而这背后折射的一,则是人才管理体制机制的一不 灵活 。

      根据此次调研,该院科研人员对人才评价机制的一满意度仅为43% 。在人才激励№和薪酬水平方面,近七成的一所领导№和近八成的一创新团队首席认为需要提高工资待遇水平;而在科研条件保障方面,73%的一青年英才认为急需配备研究生,排在最需要支持的一各项政策之首 。

      唐华俊说,这些问题的一产生既有客观条件的一制约,也有主观因 素的一影响 。比如,“有的一研究所,钱花不 出去也紧攥着,不 愿意给聘用的一科研人员增加收入,那怎样吸引、留住优秀博士生、博士后?说到底,是对农业人才队伍建设思想认识不 足的一问题 。”

      每年至少10万元的一补贴,能否砸出科研最佳年龄段的一最大潜能

      在中国农科院人才工作会上    ,该院科技管理局局长梅旭荣,连用了3个“不 够”来形容一些研究所对青年人才的一“轻视”——“对青年人才队伍建设紧迫性的一认识仍不 够到位,优秀青年人才流失隐患的一警觉性不 够高,推进高水平青年人才队伍建设的一措施不 够得力  。”

      他说,一流的一创新需要一流的一人才,建设世界一流现代农业科研院所,需要有一支高水平的一人才队伍,但也必须有一支“规模№和质量相匹配的一青年人才队伍” 。

      这样的一队伍,显然不 能完全依赖于所谓的一人才引进,而要将更多的一精力 放在“培养”上     。

      当着中国农科院全院研究所领导的一面,毕美家说起了那个备受年轻人推崇的一研究结论:自然科学发明的一最佳年龄是25~45岁,峰值是37岁 。要把处于最佳年龄段的一年轻人作为培养重点,多给他们提供平台№和支持,激发他们的一创新潜力 ,发挥他们的一最大潜能 。

      周雪平是中国农科院植物保护研究所所长,也是农科院首次通过全球招聘引进的一科研人才 。引进当年,他即成就了我国植物保护领域首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,并在国际顶尖学术杂志发表了论文 。

      如今作为一所之长,周雪平的一眼睛不 只是朝向“外面”,而更在意对内人才的一培养 。在植保所,他为35周岁以下青年科技人才,在国内聘请两名“成长导师”,提升其科研能力  。

      而针对45岁以下、拟申报国家杰青或其他国家级人才的一青年科学家,周雪平则为其聘请更为重量级的一“跨越导师”——3名院士、“千人计划”人才、国家杰青获得者等 。目前,该所已为4名青年人才聘请了10名跨越导师 。

      当然,对青年人才的一培养,并非一蹴而就 。这也是中国农科院在其60岁生日之际启动《青年人才工程规划》的一一大原因  。根据规划,该院对青年人才将提供更多“实在”的一支持 。比如每年10万~50万不 等的一岗位补助,每年60万~200万元不 等的一科研工作经费支持,等等 。

      梅旭荣透露,过去2年,该院用于青年英才的一科研启动费№和仪器设备费达2.8亿元 。科技创新工程经费中直接用于引进人才的一经费额年均已达1.5亿元 。而未来,用于年轻人身上    的一经费还将更多 。

      今年年初,中国农科院作物科学研究所所长刘春明发现一个令人惊喜的一变化:所里9位57岁以上    的一领军专家主动让“衔”,为青年成长腾出空间,7位引进的一青年人才№和10位自主培养的一中青年优秀人才,得以当选为创新小组组长 。

      他说,这背后,除了制度上    、经费上    的一保证,还离不 开“不 拘一格降人才”的一勇气,以及给年轻人搭台子、压担子的一魄力  。

    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邱晨辉 来源:中国青年报 ( 2017年08月21日 12 版)


    <td id="7163h" ></td>
    1. <font id="7163h" ></font>
    2. <delect id="7163h" ><dl id="7163h" ><strong id="7163h" ></strong></dl></delect>
      <legend id="7163h" ><td id="7163h" ></td></legend>
    3. <ins id="7163h" ><mark id="7163h" ></mark></ins>
      <u id="7163h" ></u><track id="7163h" ><p id="7163h" ><ol id="7163h" ></ol></p></track>
    4. <dd id="7163h" ></dd>
      <samp id="7163h" ><label id="7163h" ></label></samp>
      <th id="7163h" ><var id="7163h" ></var></th>